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黑龙法典 > 第五百七十四章 龙之国(三)
    夜幕降临,恺撒终于抵达旅途第一站的嘉兰诺德,然后以龙人的身份轻松入城,四下眺望,北望出去工坊仓库云集的地方是工业区,南望出去灯火通明市集交错的是商业场所,这座城市的东城门刚好位于工业和商业的交界处。

    恺撒想了想,向左跟着人流转入街市。

    此时临近七月,属于盛夏,而拥有独特气候特征的北地更是炎热不堪,好在现在太阳已隐去身形,傍晚凉爽了些,街上渐渐热闹起来,风韵犹存的老板娘站在门口跟熟人打招呼,鱼贩和水果贩把摊位摆到街面上,食物的香气、污水的臭气和其他各种味道混杂在一起,构成了市集里特有的“人气”。

    “来来来,又香又鲜的牡蛎汤,晚上喝一碗,安睡一整夜。”

    “香酥松饼,冰镇的姜啤和暑草甘露。”

    “城外地精刚挖到的金子,保真!”

    “维克托瑞的角斗士,最后两名,买走附赠一个女奴。”

    ……

    卖奴隶、卖珍宝的商贩大多都有固定摊位,而卖水果、卖熟食的街贩则大声嚷嚷,在人群中穿梭,招呼着行色匆匆的路人们,这里面有人类有兽人,甚至不乏实力强大的犬魔和半龙,但街贩却一点也畏惧,依旧走上去热情推销。

    “这种地方璐娜应该很喜欢逛。”

    恺撒微微仰起头,吸了一口气,他兴致不错,说起来这种融入人群和市集的生活对他来说很少,大部分时期他都保持着龙类的生活习性离群独处,虽然亲手缔造了这个多种族混居帝国,却很少切身融入其中。

    抽出时间穿梭在人群密集的市集街巷,算是他为数不多闲暇享受的时光了。

    一路前行,周围的人群密度慢慢从疏变密,恺撒正朝着商业区的中心行走,街边,不少流浪的竖琴手和吟游诗人正在演奏,旋律时而悲怆,时而悠扬。

    有些乐师旁边会围着不少孩子,他们听着音乐,按照本能跟随节拍扭动身体,跳着自创的舞蹈,无论是现在的帝国还是从前的北方诸国时期,人们都有举行篝火晚会的传统,届时人们都会围着篝火吃喝跳舞,算是这个时代为数不多的娱乐活动,大人会分时间和地点,可孩子们不会。

    “奇怪。”恺撒有点疑惑“怎么没看见冒险者?”

    在艾拉迪亚,冒险者和雇佣兵永远都是最受欢迎的职业之一,无论在哪个国家都能轻松看见冒险者的身影,他们游走在人类与异族之间,探索宝藏斩杀恶龙,创造了无数华丽的史诗篇章。

    不过恺撒忘记了,是他在沉睡之前下令取缔冒险者这一职业,将那些脑子里充满精力只会制造麻烦的家伙全部编入帝国佣兵团,霍格全力贯彻落实了这一指示,现在,北方帝国境内的野生冒险者已经非常少见了。

    就在恺撒思考之时,两个衣衫褴褛、面色因营养不良而蜡黄的孩子打闹着从他身边经过,并顺手摘走了他的钱袋。

    表演逼真、手法娴熟、动作迅速,看样子不是被生活逼迫的饥饿孩童,而是训练有素的职业小偷。

    恺撒看了两个迅速消失在街巷角落处的孩童几眼,没阻止,如果是其他巨龙被偷走金币,肯定会大发雷霆当场变身狂吼一声,然后呼呼呼开始吐息,但对黑龙来说,金钱只是一个没有概念的数字,他虽然同样很喜欢这些金灿灿的东西,但还没到其他同类那样病态痴迷的程度。

    他继续朝前走,只把这事当做行程中的小插曲,没放在心上,毕竟像这样装着几十枚金币的钱袋,他的灵能空间里多到数不完。

    没走几步,就听到身后的街市出现了小范围喧闹,四名穿戴钢甲,腰间别着骑士剑的卫兵追上他的脚步,手里像拎小鸡般提着之前逃走的两个小偷。

    “居然敢公然盗窃财物,你们这些臭虫,是根本没把帝国律法放在眼里吗?”

    领头的卫兵长驻足,示意身后卫兵把两个孩子扔在地上,然后对着恺撒微微倾身“龙大人,我们一直在逮捕这些无良窃贼,据他们招供,这是您的钱袋。”

    说着,卫兵长把刚才恺撒被偷走的钱袋递了过来。

    没想到还有后续,恺撒被成功吸引了注意,他借过钱,没数,径直问“你们打算怎么处置这些罪犯?”

    “首先要把他们扔进地牢,然后经由地牢讯问,最后根据他们的所作所为……”

    “处死他们。”恺撒面无表情的说。

    “如果经过讯问他们的确犯有不可饶恕的罪责,我们会在……”

    “我说,现在,杀了他们!”恺撒的语气变得强硬。

    “现在恐怕不行,我们无权在未经……”卫兵长解释道,不解释不行,眼前这位一看就不是普通龙人,身上带着许多地方都带着黑王血裔直系的特征,大概率是来自特权氏族的家伙,万一是真正的龙也说不定。

    “要我自己动手吗?”恺撒向前迈一步,拢起的爪子张开了,周围围观的群众一下子退出去好远。

    “龙大人,依照律法,任何人都无权擅自剥夺其他帝国公民的生命,即使他有罪。”卫兵长将头低得更低了些,却没有让开位置“您这样做,玛高索斯总督会不高兴的,奥汀殿下也不会希望看到这一幕。”

    他身后的两名卫兵也上前走了两步,挡住孩童,同时默默伸手握住了剑柄。

    这时候,另一名年纪看起来稍大些的卫兵突然有所动作,他转过身,朝那两个小偷一人踹一脚,咒骂连连的同时摁着他们的脑袋对准恺撒“还不快点求饶,乞求龙大人的原谅。”

    两个小孩战战兢兢,带着哭腔哽咽说“大人,求求您宽恕我们……我们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奥汀殿下……”恺撒没理他们,对卫兵长咧嘴,露出尖牙,释放出些许属于龙的威严“就是奥汀殿下命我巡查嘉兰诺德。士兵,听我命令,现在立即处死这两个罪犯。”

    “抱歉,大人。”

    卫兵长抿嘴,他感觉腿又点发软,但已经到了这一步,没理由现在退缩,他决心干脆死扛到底,之后的追责到时再说,依旧保持一动不动的姿势“除非您能证明自己的身份,否则我们仍无法执行命令。”

    恺撒看了他片刻,气势陡然一收“你……不错。”说完与卫兵长错身而过,径直离开“把他们扔进地牢吧。”

    卫兵长看着龙人离开的背影,才吁出一直憋着的一口气,擦擦汗,命令同伴把两个孩童小偷带走。

    heilongfadia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