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科幻小说 > 星临诸天 > 第八百三十九章 大罗令
    血斓仙子环视四周,尽管价格已经达到令人窒息的高度,不过场中仍有十余位大主顾在锲而不舍地坚持着。

    和大罗令一样,凡是大罗金仙用得上的高端资源,都是被那些超级势力高层当成战略物资垄断的,没有过硬背景后台的修士,就是有足够的灵晶都甭想换到,因为根本找不到门路去买。

    像这类先天灵物本就稀罕难得,能够出现在拍卖会上的就更少了,偶尔冒出来一两件,自然就成了各大世界中的太乙金仙们争相抢夺的目标,不到最后关头绝不会甘心放弃。

    “七十五亿!”

    和秦烽处于同一层的某座包间里,一位手持骨笛、巫族服饰打扮的妙龄少女蹙眉说着,居然也是一位半步大罗,而她身边簇拥着的十余名护卫,个个都是太乙金仙修为,可想而知是来自某个相当可怕的大势力。

    ……

    “八十亿!”

    另一座包间里,一位青发银眸,周身隐隐有赤色神芒环绕的年轻男子冷声道,秦烽不着痕迹地扫了一眼,看出对方似乎有着龙族血脉。

    ……

    “八十五亿!”

    秦烽又加了一次价格,引得不少强大的神念纷纷投过来,在包间外逡巡徘徊不去,当然他们并没有舰灵羽澶那样的特殊能力,因此根本无从得知里面出价的究竟是哪位了不得的人物。

    由于先前见识过这位的阔绰手笔,血斓仙子此番反应倒是淡定多了,不过在这种顶级拍卖会上,到场的大人物实在太多,其中不乏某个大世界之主,豪门巨阀的族长之类,他们同样是视灵晶如粪土的存在。所以这位名为羽修罗的魔道大佬究竟能不能够笑到最后,她心里都没底。

    “九十亿!”

    那位白发苍苍的老者脸色有几分难看起来,他的寿元已经濒临极限,而这件先天灵物也是可以拿来续命的,如果此番竞争失败,他可不敢确定自己还有没有下次机会。

    “九十五亿!”

    ……

    一轮血拼下来,价格飙升到了两百亿关口,此时仍在苦苦支撑的主顾还有六七位,剩下的人只能静静地看着他们表演。

    “二百一十亿!”

    ……

    “二百二十亿!”

    ……

    “还真是难缠呢!三百亿!”

    数个回合之后,眼见场中依旧有数个声音不依不饶,秦烽叹了口气,直接喊出了这个震惊四座的数字,正常情况下,这个数字已经可以换到几件渡过雷劫的远古上品灵宝了,虽然因为种种原因,实际上很难换到。

    这下果然收到了不错的效果,那位巫族少女目光不善地盯着这边审视一阵,终于放弃了。而那位青年用力攥紧拳头,一言不发地坐了下去。

    白发老者神色冰冷,无奈地摇摇头,闭上了眼睛不再说什么。

    半步大罗赚取财富的能力固然非同一般地强大,可是日常修炼的诸多开支消耗同样极其惊人,因此积蓄也不是无限的。对上秦烽这种打劫了一个灵晶世界的妖孽,除了认输又能怎样呢?

    最终,随着女仙的落槌定音,这件珍贵罕见的先天灵物总算是被秦烽收入囊中。

    他也不迟疑,拿到东西之后就直接丢进了次元世界,落到九层星台上,滚滚湛蓝星焰顷刻间将它包围。

    这一回,星舰中枢反馈回了两千余万单位本源精华,本体的恢复度同样有所增加,可见这件先天灵物对她的帮助之大。

    “前辈是打算为冲击大罗境界做准备了吗?”

    血斓仙子看了看他的神色,犹豫着问道,事实上这是明摆着的事情,哪个半步大罗不想晋升呢?

    对于所有修士而言,不成大罗金仙,那就永远只是蝼蚁;没有大罗金仙坐镇的势力,再富有、势力影响再大都只是棋子,成不了棋手。

    太虚星空中的超级势力是有数的,排名前一百位的大世界,几乎主宰了已知世界九成的势力范围与珍稀修炼资源,剩下的亿万宗门、家族势力和高阶散修们只能瓜分剩下不到一成的领地与资源,差距一目了然。

    至于这种势力格局形成的原因,就是源于那些世界中的大罗金仙数量最多,整体实力足够强大,极少数资历最深的老不死们联手把控了晋升大罗金仙的名额机会,将后来者的晋升之途近乎堵死。

    “是的,”

    秦烽并不掩饰“而且晋升所需的资源差不多都快备齐了,只要得到了大罗令,一切就是水到渠成!”

    血斓仙子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我可以提前透露给前辈知晓,拍卖会上确实会有一枚大罗令出现,作为本次盛会的压轴拍品!只不过那代价……前辈你要有心理准备才好……”

    经过她一番解释,秦烽终于明白,定光欢喜门规格最高的拍卖会上,曾经不止一回出现过大罗令,只是那代价实在是过于夸张,所以就连很多大势力的当家人都难以满足。

    那些屈指可数的幸运儿,最终都是欠下了一屁股债务,即便在顺利证道大罗之后,都熬了至少上百万年的苦日子,才将恐怖的债务连本带利地还清。

    “究竟要怎样的代价?才可以拿走这枚大罗令?”秦烽饶有兴致地问着。

    “起拍底价是两件货真价实的绝品灵宝,外加千亿上品灵晶,”

    血斓仙子神色凝重地道“如果是丹炉之类用途特殊的绝品灵宝,那么只需要一件就足够了,只要出得起这样的代价,就可以获得竞拍这枚大罗令的资格!”

    “还真是有够夸张的!”

    秦烽点点头,绝品灵宝的珍稀程度就不必细说了,何况还是两件?至于千亿灵晶的数量同样吓人,当然只要咬牙发狠,那些大势力总归还是可以想办法凑齐的。

    但就算是这样的价码,也仅仅只是获得了入门资格而已,想要将这枚珍贵至极的大罗令拿到手中,还需要付出多少,这就是个难以说清的问题了。

    他察看了一下次元世界内部,上品灵晶的数量还有六千多亿,考虑到还要购买其它可能出现的珍稀资源,已经有些不敷使用。

    至于绝品灵宝……到时候可以考虑将九龙青焱炉和黄泉碧落玺拿出去,炎月浮云珠同样可以,此外那数十件远古上品灵宝也能派上用场。

    “我这里还有一批丹药,想拿来换些灵晶,你觉得如何?”秦烽问着。

    “当然可以,我可以叫鉴宝师过来估价。”

    血斓仙子笑道,心底有些窃喜,自己总算是试探出这位大人物的财力极限了,看来他身上并没有花不完的灵晶呢。

    不一会儿,四位太乙金仙修为的鉴宝师走了进来,秦烽便从次元世界拿出数百瓶王品仙丹,以及二十余瓶圣品仙丹摆在桌案上,这些都是他自己晋升金仙之后炼制的。

    顿时,四位顶级鉴宝师全变了脸色,数量如此惊人的极品仙丹,或许只有宗门的战略储备才能够与之相提并论了,而且有少数仙丹根本就不是灵晶能够随意换到的,连他们都无力炼制出来,想不到这位魔道大佬身上竟然会携带这么多。

    在核对完仙丹的数量和品质后,四位鉴宝师凑在一起嘀咕片刻,又请示了上面,最后由血斓仙子出言询问着“前辈拿出来的这批丹药相当不错,足以抵充两千四百亿上品灵晶了,您确定要兑换吗?”

    “那就兑换吧。”

    秦烽不以为意地道,自己的丹道造诣日益精深,重新炼制一批出来也花不了多少功夫,因此丝毫不觉得心疼。

    于是血斓仙子拿来了二十四块精美的金色玉牌,每一块玉牌都是由定光欢喜门的掌教至尊亲自炼制,只要出示玉牌,就可以在宗门的库房中兑换到一亿极品灵晶。

    拍卖盛会继续进行,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亮出来的各种奇珍异宝越来越罕见惊人,就连有着神仙、金仙级别的洪荒异种、修罗傀儡、大妖巨魔都开始成批地出现,偶尔还有一两位太乙金仙级的异族修士。

    尤其是各大智慧生灵族群中、具备上位血脉的直系后裔,某些已经绝迹的太古遗种,有着诸多特殊能力的异族修士,来自不同族裔的众多绝色女修等等,都一拨接一拨地出现。

    到后来秦烽甚至看见了一头有着太乙金仙巅峰修为的域外天魔,被封印在无色晶体中的它看起来就是一团无形无质、时时变幻不休的黑色烟雾,起拍底价是百亿上品灵晶。

    这东西是所有修士谈之色变的恐怖存在,行踪飘忽不定、且极度狡诈凶残,一旦修士闭关修炼或渡劫时被它盯上,不死都要脱层皮,功散道消、魂飞魄散也是等闲!真不知定光欢喜门的长老们是怎么将它捕获的。

    经过多轮竞价,秦烽最后以三百亿上品灵晶的价格将它拿到手,转手就丢上了九层星台,片刻之后反馈回来四百余万单位本源精华。

    至于其他的那些珍品,只要是自己和舰灵羽澶需要的,都被他毫不犹豫地出手拿下,灵晶哗哗如流水般地花出去,为此他又出售了一批丹药。

    这样的花费自然是物有所值,除了部分留下自用的资源,献祭给星舰的那些,累计为他反馈回来了上亿单位本源精华,等若是以丹药和灵晶来换本源,怎么看都是极为划算的买卖。

    随着厚重悠扬的钟声响起,拍卖会终于进入众人期待已久的压轴阶段。

    在十二位半步大罗长老的护送下,一枚封印在金色透明晶体中的奇形紫玉令符被女仙小心翼翼地捧出来,摆放在美玉桌案上。

    这就是此方时空世界证道长生、极乐逍遥的终极凭证!

    有了它,半步大罗的修士就可以安然渡过大罗之劫,成为屹立于这方时空食物链顶端的大罗金仙,拥有上亿载寿元,从此高高在上、言出法随,生杀予夺,成为亿兆修士只能崇敬仰望的伟大存在!

    霎时间,全场的气温都直线飙升了不少,所有的目光在那块巴掌大小的紫玉令符上聚焦,少数魔修妖修更是眼珠子血红,恨不得暴起出手抢夺。

    当然这也就是想想而已,高台周围阵法禁制无数,那十二位半步大罗级的长老高手同样不是摆设,没有谁敢轻举妄动。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大罗令?”秦烽若有所思。

    “嗯,材质很是特殊,似乎是某种天外星空中出产的资源,令符内部蕴含有整整八十一道大罗法则,尽管很微弱,不过可以确定是出自大罗金仙之手,还有一种特殊的法则难以立即解析清楚,需要主人耐心等待!”

    舰灵羽澶说着“它的功效作用很简单,渡劫时只要激发出属于它的气息,就可以引动、影响部分大道法则,大幅度削弱天劫的威能,让修士安然渡过劫数,进而证道大罗。”

    “原来如此,那你可以复制它吗?”

    “当然可以,它的祭炼方法并不如何难,主人你将来晋阶太乙金仙后都可以尝试的。至于新阶段,只要将这枚大罗令献祭了,我就会完全弄明白它的内外构造原理,复制出来几枚同样的并不难!”舰灵羽澶肯定地道。

    “那就好!”

    秦烽笑了,看来只要拿到了这枚大罗令,以后自己就可以源源不断地产出大罗令了,除了满足自己和身边的人所需,还可以暗地里以相对较低的价格对外出售?除了收回所有开支,还能够赚的盆满钵满?

    只是这事情要做得隐秘些,否则被那些超级势力中的老不死获悉,自己怕是要被他们不死不休地追杀到底了。

    台上,女仙已经介绍完毕大罗令的用途,并报出了它的底价两件绝品灵宝外加千亿上品灵晶,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五十亿上品灵晶。

    “所有无关人等,请于一百息时间之内退场,有意竞争者可以继续留下!”一位长老温言说着。

    很显然,这个夸张离谱的价码已经将场中九成九的修士都排除在外,真正有资格参与竞争的,仅仅不过百位大主顾而已。

    绝大多数修士默不作声地起身,化作道道流光消失在会场中。

    等到会场重新安静下来,秦烽率先出价“一件绝品灵宝级丹炉,三件远古上品灵宝,外加一千五百亿上品灵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