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三国重生马孟起 > 第三〇五章 凉州军终战合浦(四十)
    所以九真还有日南没有被凉州军占去,却是被兖州军所占。而对江东军来说,反正别砸到自己手里,其实就好,可不是。其实以他们和兖州军之间的关系来说,并且孙策和江东军他们,更多是要巴结兖州军,那是一点儿没错。所以说把两郡给兖州军,其实是最应该。但是如果说两郡在凉州军手里呢,基本上就能让他们更弊大于利。但是孙策他们也都知道,除非

    是出了大意外,那样儿的情况下,你说凉州军他们可能占据两郡,其他时候,那真是没有啊。当然了,不管如何,至少有一点没错,就是两郡最后不在己方手里了,给兖州军,他们确实,那是巴不得想要,没错。因此,在江东军看来,其实这个也并非就不好,甚至在有的

    地方上,其实是超过了在凉州军手里,真是。因此,在孙策和江东军他们看来,其实这个是不错的,那是。只有说砸到己方手里了,那才不好。但是显然,不是那样儿。如今两郡没在己方手里,也一样儿没在凉州军手,就只在兖州军那儿了,这个怎么都是好,其实对三方

    更多的来说,都是好处多吧。只是说对哪一方好处更多,这个是,不过这个确实,不那么好算啊,也没错。所以说也就别想到底哪一方好处更多了,没大用。而根本的,就是凉州军得到了交州的五个郡,尤其是南海,这个是他们势在必得的,那都没错。兖州军得到了九真和日南两个郡,可以说对他们来讲,怎么都是利大于弊的,确实。而江东军虽说是丢了整个

    交州,那没错,可也把九真和日南两郡脱手了,没砸到自己手里,这确实是不错,那是。因此,三方其实都得到了好处,如果真算起来,这个得到最多的那肯定是凉州军,之后就是兖州军,而最后才是江东军,这个在旁观者看来,就是如此。凉州军虽然是损失不少,那都

    没错,可不得不说,他们一样儿是得到了最多,那没错。所以说这个好处来讲,就是凉州军得到了最多。而兖州军的话,不费一兵一卒,就得到了交州两个郡,这个他们得到的好处可以说就比凉州军差,可超过了江东军,真没错。最后才是江东军,一下丢了交州,如果说

    不是把九真还有日南给送出去了,这个他们还真没得到什么好处,损失了二十万还多的人马……这个损失主要是孙策自己,他一人就损失了九万部曲。而其他几个将领,像凌操、凌统、宋谦、吕岱、全琮、谢旌,他们的部曲都是全军覆没,加一起没到二十万人马,但是也有近十二万,全没了。所以这么一看,江东军绝对是损失大了。凉州军的话,虽说也损失

    不少,可还没超过二十万好吧,那是。十几万肯定有了,那都没错。毕竟凉州军人马也是有数的,来交州。先是十万人,然后马超又从荆州调拨人马,黄忠派了六万人当援军,最后马超从益州牂牁调拨,邓贤和尹默他们派了三万人。抛开守御几个郡的,还有继续再合浦进

    攻的士卒,如今马超凉州军损失了十三万人马,这个实际的数字可能会比这个还多,那不一定。所以说真是不少,就说江东军战力不行,尤其是交州本地的土著士卒,那战力不行太多。所以马超才觉得己方损失比江东军损失少多了,那是。如果说交州本地的土著士卒那战力都和扬州来的援军一样儿的话,马超觉得己方损失个二十万能拿下交州五个郡?也就那样

    儿吧,再好的情况,其实也不一定就真好太多。是,毕竟对方那个实力在那儿摆着,马超所能想到的,如果说在交州的土著士卒,就和扬州江东军士卒战力一样的话,己方可不知道要损失多少。是啊,那损失个二十万,他还觉得是少点儿了,真的。多了的话,那确实也不一定啊。就看如今这个情况,江东军在交州本地的人马,他们是主力,结果那个战力,这个

    确实,是耽误了,可不是。反正从马超那儿看来,其实就是如此。当然,不管如何,至少有一点没错,那就是就这样儿,他们交州本地的土著士卒战力不行,加上扬州来的援军,这还让己方损失了十三万。那么他们战力足够的话,到底说会让己方损失多少?那确实都不一

    定了,真是。马超是觉得不会少就对了,那可以点儿没错,所以……他是不会多想这些,毕竟马超觉得也是没大用。而现实就只是,己方到了交州,说遭遇的不过是本地土著士卒主力,而他们的战力,确确实实,那怎么都比不上扬州来的援军,那是。所以说和己方的差距,

    那真大啊。本来那扬州来的援军,他们的战力就不如己方,这个是事实。而交州本地的土著士卒呢,他们战力不如扬州来的援军多了,差距不小啊,所以和己方比……不说是天壤之别,其实也真就没差多少,真是。所以说己方所遭遇的,就是如此的情况,试问己方还能损失多少?可哪怕如此,其实马超却依旧是认为己方损失不少,那真心都挺多的,没错。如果

    说己方战损只是江东军他们的一半,这个他觉得会认为不多,少啊。可如今这样儿,却怎么都不可能是一半啊,比这个多很多,那是。比一半还多,马超就认为损失不少。虽说他是觉得,要真是战损就只是对方一半的话,这个还是有小看小觑了江东军的意思,而高看了己

    方,真的。所以说如今这样儿,其实就已经不错了,那是。话说自己肯定是想让己方损失更少了,但是显然,那如今已经是定下来了,改变不了的。只能说是下一次吧,下一次再说战损的事儿,那没错。这次就损失这么多了,下次的话,尽量让己方少损失,马超如此想……

    毕竟说起来己方的人马,那也是有数的。是,己方钱粮物资多啊,那不假。可新征的兵能和之前的比吗?马超唯一还能承认的,就只是说己方新征的人马战力,也是超过了兖州军和江东军,那确实都没错,真那样儿。不过虽说如此,可依旧是新兵蛋子啊,那可一点儿都没错,那是。所以说这个也是,马超是没觉得很好,所以还得说是尽量让己方少损失,那确实

    没错。如果说自己真要是特别严格在这个上面的话,他是觉得己方怎么都能少损失点儿,哪怕可能最后就只是几千人,但是几千人也是少损失的,那是好事儿,有效果了。对马超来说,他自然是希望己方战损一下少几万人才好,可那显然,没什么可节能啊。他觉得哪怕说

    自己这个当主公做老大的异常重视,也去做了,可最后估计也一样儿,让己方少损失不了太多,没错。所以马超想到了,这个关键还得看带兵攻城,去征战的主将,而不是自己。他不会说就和自己没一点儿关系,可确实,这个有绝对的关系吗?马超觉得没有,还是和主将,和主将是有直接的关系,他如此认为。马超觉得自己这么想好想没错,事实难道不是如此?

    所以说马超是看得很清楚,他知道,这个不在于自己,在于带兵的主将啊,那是。如果说就只是自己的话,其实这个还不是那么难。但是显然,这个主要其实不是在于自己啊,而是主将,那么自己这边儿,确实就没太好的办法了。对马超来说,自己还能做的就是让主将的话,尽量带兵时候多保住己方人马,别损失太多。可说实话,他是知道马岱他们,其实都尽

    力了,那是。说起来再多的话,也就是能少让己方损失几千,马超如此想法,觉得没错。不过自己是能让己方少损失几千,那么再加上主将带兵,又能让己方少损失点儿,这个加在一起的话,确实是就多了,那没错。马超怎么想,那自然都是越多越好,这个肯定是。不过

    显然,就说太多的话,也不太可能。一定数量的,不会超过万人,他觉得没错。毕竟几千加几千,大多都超过不了万啊。这个几千是五千以内的,那是,所以这个……马超心里还有点儿数儿,知道说己方在自己勤劳勇敢之下,到底还能少损失多少。反正不会多于万人,那

    也不能说就少。这个马超觉得还得说是看具体情况吧,如果说己方就和如今这样儿,在交州投入了十九万的兵力,近二十万人马。如果说这些人里,战损少几千,他是觉得好像没多少。如果说就只有一半的人马,十万人,那么战损一下少了近万,这个马超绝对不会觉得少,他是想真多啊,没错。所以说这个还得是看具体情况如何,如果说本来投入的兵力就多,那

    么战损少了近万,他都不会觉得多。而己方投入的兵力要少,那么哪怕就是少了几千的战损,这个马超都会觉得不少了,真的。所以说这个也得是看具体情况都如何,肯定是啊。反正投入人马多,相应的,马超觉得己方战损也想着少更多,那样儿的话,自己绝对满意了,

    没错。但是一想,这个其实不容易,甚至可能就做不到,所以他就不多想了,正常。只能说是下一次尽力就好,可不是。所以说还有什么,一切能决定这个战损的,自己都得利用上,让战损少点儿,这个势在必行。这一次是没什么了,可下一次呢,以后呢,那战事多了去了。

    这次交州的战事,基本上是结束了,马超也不会多说,那都没用。并且可以说都过去了,那么就是历史,历史就属于改变不了的,因此也不用多说。我们是不能改变历史了,但是却可以创造明天。反正马超就是这个意思,他不会想着改变以前的历史,可却想着创造明天,那是。要不然的话,自己不做出来很多的话,也是白来这么一回,是吧。马超觉得怎么也得

    对得起自己这个身份啊,那不用多说了。很多事儿吧,这个时代的人,他们做不好,甚至就做不到。但是放到马超的身上,他确实是能做好,然后尽力的话,有些这个时代的人做不到的,他是能做到了,没错。所以说这个也挺好,反正从其人那儿来说,确实是不错,那对。

    马超在三国时期,他觉得自己没太多想法,可确实,想要做到做成功的,都是非常困难的事儿。这个事儿主要有两个,第一就是对付北方异族,阻截他们大举南下;而第二就是一统天下,这个没错。说起来后者的话,马超也觉得就只是时间问题,虽说是不容易,可己方却

    能做到。可第一个,以前他觉得太困难了,可想多了之后,发现只要统一战线,那么可比就只有己方和兖州军,那是强太多太多了,真是。这个势在必行啊,到时候就这么做的。并且马超也想了,只要削弱北方异族的实力,他们实力没如今这么强,真等他们大举南下的时候,大汉这边儿统一战线,未必就阻截不了对方,打退他们,那并非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儿。

    其实仔细想想,还真就是有可能,甚至就那样儿,所以……那样儿的话,可以说自己的一大心愿,那就是已经达到了,完成了,一点儿没错。而之后己方一统天下,不过就是时间问题,这个马超不会觉得有什么。只是不容易,那一点儿不假。但是显然,前者才是他最看重

    的,那一点儿没错。至于说后者的话,并非不重要,可是和前者一比,在马超那儿来说,确实就是前者更重要了,而后者就差了,是啊,确实。